女性生活

震惊!猪价逼近6元击破巨头成本警戒线!发改委发布过度下跌三级

发布日期:2022-05-08 04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重磅!6月7日~11日,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5.88∶1,6月16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。

  据统计局数据显示,5月中旬生猪(外三元)价格逼近牧原股份一季度16元/公斤左右的成本线天,上述成本线月上旬生猪价格已经跌至15.8元/公斤。

  近期,由于大体重生猪集中出栏、进口冻猪肉增加及季节性需求偏弱等因素叠加影响,生猪价格持续下降。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监测,6月7日~11日,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5.88∶1,进入《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 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》(以下简称《预案》)设定的过度下跌三级预警区间。6月16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发布生猪价格过度下跌三级预警,提示养殖场(户)科学安排生产经营决策,将生猪产能保持在合理水平。

  下一步,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相关部门密切关注生猪生产和市场价格走势,认真做好《预案》组织落实工作,及时开展储备调节,促进生猪市场平稳运行。

  “从调研情况来看,山东、河南等华北区域的规模以上养殖企业的生猪成本,高点的达到每公斤17元,低点的也要15元。”中原期货农产品高级研究员刘四奎介绍称。

  此言非虚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2019年本轮猪价上涨前,生猪养殖成本便在15元/公斤上下波动,牧原股份所给出的今年一季度“完全成本”也在16元/公斤左右。

  另据国家统计局6月15日数据显示,2021年6月上旬与5月下旬相比,生猪(外三元)每千克已降至15.8元,环比下降11.2%。

  这意味着,生猪现货继跌破外购仔猪育肥成本线后,已再次跌破更具成本优势的自繁自养企业成本线,行业亏损面进一步扩大。

  对此刘四奎指出,从2007年开始,国内生猪价格就始终在10元至20元/公斤区间波动,15元的价格已经处于相对低位,“虽然不排除少数成本控制突出的企业仍有盈利,但是全行业已经出现较严重的亏损。”

  在“大猪”出栏未结束,以及猪肉库存未得到有效消化的背景下,生猪价格短期内仍然难言见底。

  牧原一季度成本线月,生猪养殖业开始由亏转盈,2021年6月,同样处于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  须知,统计局跟踪的旬度数据极具参考性,基本与相关上市公司的销售数据保持了一致,

  在规模化养殖企业中,新希望等公司此前由于外购大量仔猪,综合养殖成本要高于“自繁自养”的牧原股份,后者成本优势十分突出,为此还一度引起交易所的问询。

  但是,在猪价下跌周期中,新希望、正邦科技等企业却可以通过停止外购仔猪,来达到降低整体成本压力,譬如新希望便开始强调“有价值的出栏”,停止外购仔猪。相比之下,牧原股份的“全自养”模式虽然成本低于同业公司,可是一旦猪价击破成本线,其成本调整空间是不及外购仔猪育肥类企业的。

  为此,牧原股份也已将“做好成本管理”当成今年核心工作,具体方式包括通过生产指标、人工效率和管理水平的提升来实现成本下降,

  这本身也可以作为一个信号,即成本优势最突出的牧原股份都开始亏损,其他上市生猪养殖企业经营难言乐观。

  “春节后受疫情影响,曾出现大范围的压栏生猪集中屠宰现象,导致市场供应快速增加。”刘四奎表示。

  一些公开数据可以提供佐证。仅以正邦科技为例,从今年3月开始,该公司出栏商品猪均重便开始连续提升,从126.15公斤增至131.27公斤,再到5月份的140.52公斤。按照刘四奎的预计,市场上的“大猪”出栏可能会持续到6月底才会结束。

  而“大猪”集中出栏、屠宰,又使得猪肉整体库存的明显增加,叠加当前处于消费淡季,终端需求不振,库存难以得到有效消化,或将再次对生猪价格的短期反弹带来压力。

  猪肉作为一种重要的民生商品,能否保障其市场供应和价格平稳,直接关系群众切身利益。与此同时,猪肉价格基本属于市场定价,难免有一些周期性的波动,但猪肉生产储存和加工销售的链条长、环节多、范围广,“小生产、大市场”的特征突出,在遭遇自然灾害、市场风险或突发事件时,猪肉价格很容易大起大落,继而引发供需两端的诸多问题。

  对此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早在2009年就发布了《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(暂行)》,此后又历经多次修订,于2015年形成了《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》。从实际情况看,相关预案对于促进生猪市场平稳运行、缓解价格周期性波动、保障居民猪肉消费等起到了积极作用。结合近两年的实践探索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日前联合印发的《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 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》,对于在猪肉储备调节方面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提出了一系列更具针对性的举措。

  与2015年预案《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》相比,新预案对预警指标和区间、储备分类和规模、储备调节机制等核心内容进行了修改完善,对近年来政府“有形之手”经验做法予以机制化、制度化。

  比如,新预案增加了两个重要指标:一是“能繁母猪存栏量变化率”,该指标作为一个先导性指标,可通过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变化情况,对未来8个月到10个月后生猪产能的变化做出预警;二是“36个大中城市精瘦肉平均零售价格”指标,该指标更加贴近消费者感受,在猪肉价格过度波动时作出预警和响应。此外,根据生猪养殖行业普遍认可的“猪粮比价”指标,在生猪价格过度下跌或上涨时,设置出不同层级的预警区间,为市场自发调整留出充足的空间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新预案针对政府猪肉储备的不同功能定位,分设了常规储备和临时储备,有望让储备调节机制更加灵活精准。与常规储备不同,临时储备充分借鉴了其他重要民生商品的做法,在生猪价格过度下跌、产能大幅下降时进行收储,以实现稳定生产预期、稳定产能的目标。临时储备的运用,使得猪肉储备的整体规模大幅提升,有助于增强对猪肉市场保供稳价的调控能力。

  总体来看,新预案对生猪及猪肉价格坚持“调高”与“调低”并重,充分发挥政府猪肉储备调节作为关键抓手的重要作用,在价格过高时投放储备猪肉,在价格过低时启动临时储备。这既保障了居民消费需要,又可避免生猪产能的过度扩张或淘汰,有助于实现以供应稳保障价格稳、以价格稳促进供应稳。